返回
关灯
护眼
第六百六十五章 踏碎!(1/5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88读书] http://www.88wxw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当你真正想哭的时候,

    其实你会发现,

    你没有眼泪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情绪的渲染和影响,已经超出了你身体可以做出基本反应的范围;

    乃至于,

    任何的多余,都是一种累赘和亵渎。

    就在你的面前,

    你看着他们在为你冲阵;

    你看见乾人军阵之中,射出了箭矢,那些原本身手矫健且战阵经验极为丰富的燕地儿郎,他们完全可以提前预估到对方箭矢的有效射程;

    本来,他们能迂回,能策应,能张弓搭箭,用自己引以为豪的骑射本领,去放他们的风筝;

    可以嬉笑间,看着乾人畏惧的神情,绕着他们打马,带着自上而下的不屑和鄙夷。

    田无镜曾当着剑圣的面说过:他瞧不上所谓的江湖。

    可能,

    在靖南王眼里,他麾下的这些经由他一手训练起来的士卒,在军营里,他们是虎贲,若是没有军寨围着,散落到江湖中去,也必然是好汉和豪杰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此时的他们,却没有选择做出规避的姿态,而是迎着乾人的箭矢,继续向前冲刺。

    他们精良到不逊蛮族和野人的马术,仅仅体现在伏背亦或者侧马单边驰骋,以这种方式,尽可能地减小自己被箭矢射中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

    乾人的箭矢依旧不是吃素的;

    不时有靖南军骑士中箭摔下马背,在这种情况下,你根本就无法躲避,因为你后方的袍泽不可能为你勒住缰绳,只能踩踏着你的身躯继续前进;

    这是大家,都心知肚明的宿命。

    没有怜悯,没有矫情,

    没有那一声声可笑的兄弟。

    也有战马不堪箭矢的叠加,栽倒下去,连带着马背上的骑士,一同狠狠地落下。

    要与时间赛跑,

    在乾人大军包围这里之前,破开一切阻隔,就只能选取最直接的方式。

    终于,

    在付出一定的伤亡后,

    燕军终于拉近了和乾人军阵的距离。

    此时,

    乾人军阵中必不可免地出现了骚动。

    高头大马冲向你的那种恐怖,直面这种即将到来的撞击和碎骨,哪怕是经验最丰富的老卒,也很难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而冲锋在最前排的靖南军士卒,近乎在同一时刻,将刀,砍向自己战马的臀。

    对于骑士而言,战马,是他们朝夕相处的伙伴,很多人对战马,比对自己的婆姨还亲;

    但此刻,砍得却毫不犹豫;

    当然,也没什么愧疚;

    因为他们已经决意,和自己的好兄弟,一起上路。

    发狂的战马在此时近乎被压榨出了最后一丝的潜能,骑士做出了最后一次的操控,双腿夹紧马腹,猛地拉起缰绳。

    战马纵身越起,马躯横摆;

    高速之下,连人带马,像是砸出去的大石,砸翻了乾人的盾牌,砸散了乾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