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关灯
护眼
第六百六十五章 踏碎!(2/5)
人的军阵,砸塌了乾人的长矛,以一种搏命……不,是直接不要命的方式,将乾人这一面军阵最外围最坚固的防御,砸了个千疮百孔!

    随即,

    后方袍泽策动马驹越起,跳向了后排。

    不少骑士连人带马地被乾人的长兵器戳穿挂起,但随之而来的,是人和马的体重一起将他们带翻。

    无畏的冲撞,带来的是燕人军阵最外围和内在的空档,后方骑士得以顺势切入,和乾人进行冲撞下的厮杀。

    骑兵,是步兵的克星,任何步兵方阵,哪怕吹得再厉害克制骑兵,也无非是建立在将那夸张的兑换比拉小了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划算,用这种方式强行开撞,其实是最为直接且有效的。

    而眼下,

    正是不计代价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杀戮,进行得很快,生命在此时变得无比的廉价。

    你的视线,已经很难聚焦,因为哪儿哪儿都是厮杀,哪儿哪儿也都在演绎着死亡。

    最后,

    只能说这支禁军成军还不久,虽然经历了平定西南土人作乱的战役,但土人叛逆和这悍不畏死的燕军铁骑哪里来得可比性;

    只能说他们的数目,并不是太多,因为他们的作用本就是半兜底半监督北羌骑兵的,即使是李寻道也没预料到,燕人会选择从西面突围,更没预料到任,燕人的突围,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在呈现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个契点是,

    这支兵马的统御将军,很不幸地在中军指挥时,站得太过靠前,一名燕军骑士纵马冲跳过来时,虽然被其身前的护军给提前刺死在了半空中,但摔落下来的战马和人,也是重重地向这位将军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位倒霉的将军侧身躲开了这一砸,但一把马刀,却在惯性的作用下,飞刺进他的脖颈位置,恰好是甲胄无法防御到的区域。

    兴许这贼老天,这次真的对平西王网开一面,不再刻意地针对他,而是给予了他一些运数上的优待;

    但这种运气,是建立在一大批靖南军骑士自我牺牲的基础上的,是偶然,但更像是一种必然。

    总之,

    乾军崩溃了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做得比普通的乾军更好了,哪怕是楚国的精锐步卒,在面对这种冲阵时,大概也很难再做得比他们优秀多少。

    阵型散了,军队崩了,开始溃逃。

    燕军没有再去追逃,一是没这个必要了,二似乎也是没这么多的气力去支撑了。

    地上,

    满是燕人和乾人的尸首,还有不少人没死,但绝大部分,都是骨骼内脏的剧烈损伤,没死,但只能等死。

    平西王这次并没有再带队冲锋,甚至没有加入战局。

    在此时,

    他举着黑龙旗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送兄弟们上路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来不及哀悼,来不及告别,更来不及丝毫的感伤。

    没办法再骑马的兄弟,只能被自己的袍泽送走。

    这没什么好愧疚的,

    因为他们扬了乾人的国都,

    若是活着落到乾人的手里,天知道他们将遭受怎样的酷刑和怎样的羞辱;

    陈远躺在血泊之中,

    在先前一轮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